中国福彩票广东26选5预测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广东26选5基本走势图:不只是5G,歡迎來到高通的發明時代

中国福彩票广东26选5预测 www.xzxob.com 第一財經 2019-11-20 11:00:10

從3G到4G,人們已大多直觀感受到了生活因此而發生的變化—智能手機普及,人們可以隨時隨地看視頻、打游戲,4G讓曾經單調的互聯網世界充實起來。而提到從4G到5G,由于尚處在萌芽階段,人們對未來的變化似乎少了一些興奮和熱情,但它絕不僅僅是網速快了一點。

5G讓隨處互聯成為可能

5G到底能為我們帶來什么?如果用一個極端的場景舉例,它或許能救你一命。

在剛剛過去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工作人員展示了一場虛擬高技術急救—在一場正在舉辦的體育賽事現場,一名男性觀眾突發胸痛臥倒,這時,場中的智能探頭迅速“發現”了他,并將情況和位置報告給遠程急救指揮中心,隨后醫護人員在混合現實(MR)眼鏡的指引下以最快路徑抵達患者所在位置。將人送上救護車后不久,無人機將患者的采血樣本送往醫院化驗,急救車上的機械臂開始為患者做B超檢查,操縱這個機器的人是幾公里之外的醫生,如果醫生想進一步查看患者情況,還可以戴上VR眼鏡與救護車內的醫護人員交流。如此一來,在患者到達醫院之前,診斷報告就可以得出,這大大縮短了搶救時間。

急救并不是生活中的小概率事件,事實上,它每天都在醫院上演著。這一連串與生命賽跑的動作,在5G到來之前都只是懸在空中的憧憬,想要實現它,就必須有統一的超低時延、可拓展的無線通信系統,這正是5G所能實現的。而談到如何實現5G,有一家公司是無論如何都繞不開的,那就是高通。

從2G到5G,探索始于商業到來之前

每一個愈發酷炫的應用背后,都離不開基礎技術的變革和升級,高通正是一家擅長解鎖移動通信技術的公司。

1985年,52歲的艾文·雅各布博士(Dr. Irwin Mark Jacobs)與另外6名工程師創立高通(Qualcomm),其寓意為“高質量的通信”—3個月前他剛從自己創辦并任職17年的衛星通信技術咨詢公司退休,在此之前,他在麻省理工學院執教13年,還參與了教材《通信工程基礎》的編寫。

高通第一次引起行業轟動是推廣無線通信技術CDMA(碼分多址),當時手機還處于2G時代,行業的主流是興起于歐洲的GSM(全球移動通信系統)。相比后者,CDMA可以在通話時降低周圍的環境噪音,并具備防信號干擾、防盜聽的特點,對人體的輻射也更少。憑借扎實的實驗測試,CDMA最終成為與GSM旗鼓相當的行業標準,這奠定了高通在通信技術行業的地位。后來,CDMA也協助行業從2G平穩過渡到3G時代。

通常來講,一款手機的性能由CPU(中央處理器)、GPU(圖形處理器)、調制解調器等多個關鍵部件決定,它們被集成在一塊名為SoC的系統級芯片上。在iPhone誕生的2007年,高通便推出了支持3G的SoC。自此,高通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商業模式—技術許可業務與芯片業務。

想象力比知識更重要—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的這句話,被很多科研人員所奉行。打開高通官網,畫面中首先呈現的是八個大字“歡迎來到發明時代”。

“探索”二字自高通創立之初便扎根于公司的基因中,需要強調的是,這種探索并不僅僅是漫無邊際的技術暢想,它還與商業世界緊密結合。當然,一個成功的技術公司永遠要先于商業一步。

如果將通信技術的發展脈絡放到時間軸上,人們會發現從2G到5G,每一代的演進進程是重疊的,這意味著上一代技術還沒有完全得到商業化的時候,公司就要開展下一代的研發。2018年9月,第一代5G技術標準Release 15發布,但高通對于5G的研究早在10年前便已開始。

“當然,研發領先的時間越長,實際的風險就越大,同時對專利?;さ囊笤礁?。”高通技術許可業務(QTL)工程高級副總裁陳立人說道。根據高通公司披露的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其累計研發投入已經超過580億美元,這些經費被用在5G、傳感器融合、半導體、Wi-Fi、基站、機器學習、指紋感應、計算機視覺、云端、藍牙、蜂窩車聯網(C-V2X)等領域的技術研發和基礎研究上。

“高通每年在研發上的投入占收入的20%以上,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比例,在同行業中都是非常罕見的,同時我們允許失敗,在很多情況下都鼓勵工程師盡力創新,實現不同的想法。”陳立人說。

在高通看來,公司最有價值的部分是從事不同領域研究的“發明家們”。迄今為止,這些工程師為高通帶來了超過14萬項專利,它們以專利組合的形式許可給其他企業,構成了高通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比如高通的高級副總裁馬德嘉博士(Dr. Durga Prasad Malladi),他個人擁有的專利超過4000項,其辦公室的墻面已經無法懸掛下這些專利牌。

在高通看來,公司最有價值的部分是從事不同領域研究的“發明家們”

“當然,通信領域的領導力并不是完全由專利數量來界定,專利的價值應該由市場來決定。”陳立人說。

除了鉆研技術,這些工程師會深度參與行業標準的制定,使得高通的技術研究方向與行業發展趨勢步調一致,比如來自中國的工程師陳萬士博士,他擁有上千項個人專利,同時還是通信標準化組織3GPP中無線網絡接入網工作組的主席。

每一個“G”的迭代,其發展都建立在前一代技術基礎之上,專利和技術的豐厚儲備使得高通在研發5G通信技術時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2018年12月,高通發布首款商用5G移動平臺“驍龍855”,這是全球首款全面支持數千兆比特5G,以及支持人工智能和沉浸式擴展現實的商用移動平臺。Google、三星、OPPO、vivo、小米、LG等手機廠商都在其5G合作伙伴之列。

同時,高通依然會持續在4G方面的商業進程。“由于目前的5G部署依然是非獨立組網(NSA)先行,這也決定了我們目前會使用4G+5G組合的方式。在一些領域,4G將會存在很長一段時間,比如物聯網、窄帶物聯網等,而對于5G,我們會隨著具體應用案例的需求而提供支持。”高通高級副總裁、4G和5G業務總經理馬德嘉博士說道。

與中國本土企業一同邁向“5G時代”

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手機市場,占有全球20%的手機使用數量,同時還是全球第一大手機生產國,在4G升級5G的過程中,必然扮演重要的角色。“高通在中國多年來一直秉承著‘根植中國’的理念,高通是一家在中國的公司,不僅僅是一家在中國的外企。我們跟中國的產業有著非常深、非常廣的合作。”高通中國區董事長孟樸說道。如今高通在中國北京和上海設有研發中心,還在深圳設立了全球創新中心。

無線通信行業涉及到技術提供商、運營商和用戶的三方關系,這就要求高通與中國的運營商、手機廠商建立密切合作。目前,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已在10月31日宣布了5G正式商用。正如過去幾十年在3G和4G時代所做的,高通和中國三大運營商以及中興、華為、大唐都在積極開展5G互操作測試,為5G商用做好準備,并攜手聯想、OPPO、vivo、小米、中興、聞泰等國內領先的終端廠商共同宣布“5G領航計劃”,讓5G體驗觸手可及。

高通與中國企業的合作延伸至各行各業

值得一提的是,高通與中國企業的合作不僅僅局限在運營商和手機廠商層面,而是延伸至各行各業。今年7月,高通宣布與騰訊展開在電競領域的合作,包括移動游戲終端、游戲內容和性能的優化,云游戲、AR、VR等技術。

除了5G和芯片,你還會在這些地方看到高通

高通在計算架構方面投入了很多研究時間,這曾令很多業內人士感到驚訝。“連接和計算在未來幾十年將是緊密相連的,改變技術架構以及計算運行的方式,這是非常重要的機會,甚至是一個人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這令我們非常興奮。” 高通CEO史蒂夫·莫倫科夫說道。

提到5G,人們最常聽到的就是“萬物互聯”,4G大大提高了人與人之間的連接體驗,而5G將顛覆物與物之間的連接方式,比如智能網聯汽車、工業互聯網等,越來越多的其他產業公司也會加入到生態系統中。起家于無線通信的高通,其產業鏈也早已不局限于手機廠商和無線運營商。

“5G背后的基礎技術,除了可以推動傳統的蜂窩領域之外,還驅動著非常多的應用,對于5G技術實力強大的公司來說,這將會在未來數十年間持續帶來新的機會。”莫倫科夫說。

“多媒體”便是被通信技術驅動的典型行業之一。由于視頻對于頻譜資源的消耗量巨大,因此無論是無線還是有線互聯網接入,大多數技術都與視頻相關,包括音頻、圖形處理等等,這樣的趨勢在4G時代已經十分顯現。

把視頻信號的傳輸做到效率最好、質量最高,在同等頻譜的情況下支持更多用戶體驗,且盡量減少耗電,在這方面,高通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其中一項頗為重要的技術便是“視頻壓縮技術”,這項技術能夠使用戶通過更窄的帶寬看到更高質量的視頻畫面。

負責這項技術的是高通技術副總裁瑪爾塔·卡茲維茨,“互聯網視頻背后的魔術師”,是視頻壓縮技術的開創者,大大推動了網絡視頻壓縮技術的發展。她在2019年成為歐洲發明家“終身成就獎”提名的三位最終入圍者之一。

如今各大手機廠商都將攝像頭作為重要賣點,在攝像頭的個數、拍照清晰度、暗光拍攝效果等指標上暗自較勁。而事實上,手機的拍照效果不只由攝像頭一個元器件決定,它還需要互聯網服務提供商或一些軟件處理。如果用戶將一張照片發送給別人,這其中還會涉及到“圖像還原顯示”的問題,圖片的呈現效果會受到手機屏幕調試、顏色保真度等性能的影響。因此想要做到圖像質量高,需要端到端的每一個環節都實現最優,高通做的便是研究一整套的系統級解決方案。

另一個高通正在加碼的項目是自動駕駛。就在10月,高通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一段州道上封閉測試了這項技術。與單純依賴圖像識別的解決方案不同,高通提倡實現自動駕駛的方式是車聯網技術—通俗來講,如果車與車之間、車與建筑物之間缺乏溝通,那一輛自動駕駛的汽車只能依靠自身激光雷達、攝像頭等部件,對路況產生判斷和決策,這難免會忽略掉盲區,或者反應遲鈍。而如果在多輛汽車,甚至路燈、信號燈等道路基礎設施安裝上能夠互相通信的傳感器,那么這些傳感器所收集到的路況都能成為單輛自動駕駛汽車的決策依據,整個區域會形成一張實時溝通的“網”。

與單純依賴圖像識別的解決方案不同,高通提倡實現自動駕駛的方式是車聯網技術

與此同時,高通的工程師們還在研究如何在汽車開始制造之前,就把5G的調制解調器放到里面,而不是等到車造好之后。這樣做的好處之一是,車輛制造過程中產生的大量數據可以依靠5G傳輸,進而提高汽車產業的生產效率。

今年10月,高通還聯合多家中國汽車產業鏈企業,展示了安全可靠的C-V2X直接通信技術,為2020年中國C-V2X的商用部署鋪平道路。

高通為什么能不斷“發明”

一位工程師的創造力可以源于個人對新事物的探索熱情,而一家公司想要在幾十年間具備持續的創造力,離不開體制的創新基因。

在技術探索的初期,一個項目的失敗很有可能為公司帶來巨額經濟損失,這成為許多研發人員沉重的心理負擔。很多在高通工作的工程師都有過類似的經歷,如今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經成為了高通工程技術的骨干力量。

比如視頻編碼就是一個耗時耗資巨大的工作領域。“一項新技術的研發動輒需要數十人的團隊,并花費至少5年時間。從啟動到其成為一個相對主流的標準,需要大約5至10年,這當中還存在著很多不確定性。通常,你的10個想法里可能只有1個想法能夠被往前推進。”卡茲維茨說道,視頻壓縮率即使只是想要提升1%,也可能需要嘗試和實踐多達數十種不同的想法,“僅我目前管理的團隊就擁有7000臺計算機組成的計算機集群,不難想象,我們在工作當中需要進行多少次模擬和多少種嘗試。”

“我們對研發的投入并不都能取得成功,如果單用資金回報率來衡量研發的話,我們在研發上的很大一部分投入都是失敗的,因為它們并沒有立刻轉換成營收。”陳立人說道。“只有像高通這樣的公司,才會激勵著發明者們持續地進行研究,不斷探索技術上的突破。”

高通中國的工程師陳萬士也表示,在高通,研發隊伍內部設計討論的時候,大家提出各自想法,充分爭論,有些時候可能會很激烈,這都是其工作的一部分。“我很欣賞高通的一點是,大家都是以技術為主,各抒己見,最終達成共識。”

這種“互動型”企業管理方式,使得高通的企業文化有極強的包容性—允許存在不同意見,允許失敗。

同樣的包容性不僅體現在內部,還體現在高通與產業生態的合作中。“很多人認為高通與華為存在競爭關系,但我們同時也是互操作測試(IoDT)的合作伙伴。”高通高級副總裁馬德嘉說道。在這些互操作測試中,高通提供原型終端,另一方提供設備,運營商提供相應的服務。測試完成后,高通與合作伙伴還有各種各樣的外場試驗,高通會根據發現的問題優化研發下一代技術,同時幫助終端合作伙伴解決市場前端的痛點。此外,這些信息還會回饋給產業鏈上的其他合作伙伴。

“到底什么是創新?電燈泡是一種創新,但電燈泡之所以能夠使用,不只是因為有一個燈芯,它后面連著電線、插座、電源。所以電燈泡能得以廣泛使用,并不僅僅依靠一個燈泡的發明,而是一個照明系統。這就是生態共贏,如果高通不與終端廠商緊密合作,就不會知道它們在商業上的挑戰。”陳立人說道。

高通研發體系的設計也體現著這種“系統思維”。通常來說,傳統的技術公司有三類工程師—硬件工程師,軟件工程師,系統測試工程師。在高通還有第四類工程師“系統工程師”。這樣設置的原因是,高通認為真正的創新是系統的創新,需要有人將端到端的整套系統整合到一起。以5G技術為例,想要實現一部5G手機,它背后有基礎設施、回程傳輸、基站、頻譜的分配使用,甚至有不同的信號信源,因此需要有工程師將這些技術整合為一個系統。

相比企業,大學往往會做更為前沿的研究,高通一直與高校保持密切的研究合作關系,每年它會為一些大學提供獎學金、獎教金和研發資金,這樣的投資已經超過20年。高通也會因此從學術界的自由學術氛圍中得到一些靈感,比如一些可能在公司規劃中5年之后需要關注的技術點。這些靈感很多時候可以幫助高通在未來做出更好的研究項目,在研究方面形成正循環。

但真正困難的是既要把基礎理論做得非常好,同時又要有比較好的商業頭腦和商業模式將這個技術直接轉化,或是落地成一個產品和一個方案,以此推動整個產業鏈的發展。技術商用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

對于AR和VR技術的研究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早在2011年,高通內部已經開始針對這兩種技術的研發,當時工程師們甚至已經把技術和想法做成了可以實現的產品形態,但整個生態系統真正生長起來也是最近幾年的事。商業的生態成熟由多方面因素決定,包括政策、消費者需求、配套服務設施等等,但只有提前將技術上的難題攻克,才能在生態系統準備就緒的時候,隨時為消費者提供產品,從而贏得商業先機。

早在2011年,高通內部已經開始針對VR和AR這兩種技術做相關的研發,當時工程師們甚至已經把技術和想法做成了可以實現的產品形態

回顧過去的30多年,高通的角色也隨著產業的發展而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在通信行業發展早期,運營商是重要的拓展渠道,高通更多與運營商合作解決網絡問題,而到了智能手機時代,手機不僅僅是一個連接終端,還是個人的消費電子產品。如今手機、智能硬件廠商之間的競爭愈發激烈,它們都渴望打出差異化產品,這就需要高通為客戶提供更多的定制化服務。時至今日,全球有超過110億臺設備涉及高通的技術許可,在今年8月《財富》雜志發布的“改變世界的公司”榜單中,高通位列第一名。

在任何時代,發明者和創造者都多少會遭遇質疑,創新本身也意味著巨大的失敗風險,不過這對30多歲的高通來說已經不是一件新鮮事。

“在每一次通信技術升級換代時,我們都能聽到質疑高通的聲音,有人認為高通已經開始落伍,有人認為高通的新技術不具備競爭力。”陳立人說道,“在我看來,就像之前經歷過的那樣,時間會驗證一切的。”

責編:黃鑫

關鍵字

發明高通5G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